遂川“農民校長”康云龍: 25年育人路上滿是希望的泥土
走進遂川縣江鈴希望學校的校長室,不難發現,沙發旁放著一雙帶著黃色泥土的雨鞋和一頂農村最常見的草帽。而難以想象的是,在康云龍的辦公桌左側屏風后,竟隱藏著......

8

康云龍查看學生“每日一讀”的讀書筆記

9

美術興趣小組的孩子們在畫畫

10

學生們在武術教練的帶領下練習武術操

李書哲、劉祖剛文/圖

走進遂川縣江鈴希望學校的校長室,不難發現,沙發旁放著一雙帶著黃色泥土的雨鞋和一頂農村最常見的草帽。而難以想象的是,在康云龍的辦公桌左側屏風后,竟隱藏著一張小床,不足5平米的區域內就是他和兒子的“臥室”。

1994年從師范畢業后,康云龍先后在新江、于田、衙前、南江小學從教并擔任村小負責人、副主任、副校長、校長等職務。2015年秋,他去了新開辦的江鈴希望學校“開荒”。短短4年時間,學校多次在教學質量評比和文體活動中獲獎,被評為“2016全省中小學紅色、綠色、古色文化教育活動先進學校”。不久前,學校和康云龍又分別獲評“一校一特色,一縣一品牌”市級特色學校和工作先進個人。

走出田野  進了學堂

“大概是因為從小生長在農村,所以后來遇到再多難題,都不覺得難了。”回憶起小時候,這位“農民校長”黝黑的臉龐漾起了不經意的微笑。康云龍說,在于田老家最辛苦時要屬農忙時節,個子還夠不著打谷機,就要跟著大人們勞作一整天“汗滴禾下土”。

在那時能考上師范且有工作分配,就是農村人眼中的“鯉魚躍龍門”。1994年,師范畢業的康云龍被分配到了新江小學,并去了距離圩鎮近20公里的橫石教學點從教。交通不便的年代,一個月能回家一趟就很不容易了。

學校的老師都比較年輕,雙休日大家就一起鉆研教學、自辦伙食。為了提高成績,期末考試前每個科目的老師都會自己設計一套模擬試卷,給學生考試和復習使用。寒冬料峭的時節,呼嘯的北風仿佛即將沖破宿舍的窗欞,康云龍總是聚精會神地用針刻筆一筆一畫地在鋼板上刻著,有時竟至滿身大汗。僅刻印一張復習試卷就要花上2個多小時。

此后,康云龍陸續輾轉幾所村小———黃獅小學、三聯小學、富民小學,并在富民小學任校長一職。

一次期末考試后,突然暴雨如注。考慮到學生的安全問題,在護送學生回家時,康云龍和其他老師比平常特意多送了一段路,返回時山坳里山體突然塌方,倒下來的大松樹和片石攔住了去路,大家不由暗自慶幸孩子們已經回家。最后,一行人抄小道才落湯雞般地回到學校。

在新江小學和于田小學分別任教8年后,稚嫩的師范生逐漸歷練成了經驗豐富的老教師。因為之前有村小負責工作經驗,2010年秋,康云龍到衙前中心學校任副校長,3年后調動到南江中心小學任校長。

感恩教育  深入人心

“剛進學校見著一個人穿著黑衣在操場拿著鋤頭清理石子,還以為是學校請來的農民工呢!”畢業后參加招考到南江中心小學工作的彭爽,直到現在還對第一次見到康校長時的畫面記憶猶新。

山區多留守兒童,易造成心理問題。為了引導孩子們積極向上,康云龍進行了一系列的感恩教育。以母親抱著孩子為主體、下方配詩《游子吟》的雕塑立起來了;24孝故事上墻;班會課必讀感恩讀本;每年組織學生去福利院開展尊老敬老活動……“隨風潛入夜,潤物細無聲”,久而久之,孩子們變得更加刻苦好學、遵守紀律,回到家也能主動幫父母做家務了。

康云龍曾經陪上海來的志愿者,去走訪樟溪村練姓人家。住在半山腰的這戶人家,家里沒有牛,犁田靠人拉。5個子女中3個上學的孩子,單程走到學校就要花2個半小時。這一切深深地震撼了康云龍,他決定要傾注更多的愛,來幫助孩子們。

南江有6所村小,辦學條件較差,為了早日完成學校標準化建設,暑假期間康云龍就一直住在學校,方便隨時到村小查看施工進度。

2014年春,幾百名學生爆發水痘。南江中心小學以往成績排名靠后,最好成績僅排全縣第17名。臨近小考時,畢業班晚自習9點下課,可很多學生自愿留下來做作業到10點,甚至更晚。康云龍總要逐個教室查看完再休息,他宿舍的那盞燈永遠是全校最后熄滅的。想到孩子們水痘剛好不久,身體可能還未完全康復,康云龍不免有些擔心。而這次,南江中心小學前所未有地突破歷史,考到了全縣第4名的佳績,率先打破“堆西南”(附近堆子前、西溪、南江三個鄉鎮的簡稱)教學質量落后的怪圈,整個南江都沸騰了。

次年,組織上安排康云龍到江鈴希望學校擔任校長。得知康校長要調走了,家長和老師們千般不舍。德高望重的退休老校長李九生緊緊握住他的手,眼角有些濕潤了:“鄉親們都不愿你走啊……”

草帽雨鞋  蹚路開荒

江鈴希望學校正式成立時,只有5棟樓,15名老師。行政班子有“三件套”標配:一頂草帽、一雙雨鞋和一雙解放鞋。一邊辦學一邊施工,雙休和節假日康云龍幾乎沒有休息過一天。

開學時,報名點只能設在學校后門的水泥路上。校園還是一片泥地,旁邊因正在施工而機器轟鳴,溝通只能靠吼。師生們去上課必須穿雨鞋,白天塵土飛揚,而雨天常會陷進黃泥里拔不出來,奮力一掙卻只有腳拔出來,雨鞋仍頑固地囿在泥巴里。

“即使家里有事,他忙到再晚也要趕回學校。學生們也都習慣了在校門口,天天能見到這位早接晚送的校長。”副校長蔣頭生說,康校長以校為家的精神深深地感染了大家,每當有老師請假時,學生們也總會看到這位不計酬勞的“替補老師”。

康云龍向全體教職工提出“五年規劃”:一年辦像、二年辦成、三年做大、四年做強、五年做優。他帶領教師們不懈努力著,大家也對“康校長牌心靈雞湯”耳熟能詳:“做老師要有幸福感”“多想多問多走多說”“把教育當公益來做”““把別人的孩子當成自己的孩子”……

由于當地有移民點,山區剛轉校過來的孩子們還未完全適應新環境,基礎也比較薄弱。康云龍不斷鼓勵大家、請資深教師分享經驗,同時不斷改善辦學條件,班風、學風、校風也有了很大的改變。成績落后的六年級,從全縣20余名一路躍居到第5名,大家的干勁更足了。

定期家訪、貧困生補助、幫助爭取政府和社會資助,也是康云龍工作中重要的一部分。他在2011年加入志愿者協會,連續3年作為高考愛心車隊接送考生。

2015年,住校生方某摔傷了手,生活無法自理,父母不愿送其就醫。康云龍送她去醫院,墊付了600元醫藥費。去年年末,8年級學生郭某芳患淋巴癌,康云龍發動全體師生、社會和網絡捐款,將募集善款8861元親手交到了家長手中。前陣子,得知初中部學生康某林的母親不幸罹患腎癌,學校行政經討論后減免了該生在校的一切費用。

教書育人  不負韶華

對于四二班的康凱來說,康云龍既是父親又是校長:康云龍對他很嚴厲,每天要求看半個小時課外書,還有課外附加作業;沒有太多陪伴,因為父親大部分時間都在工作;唯一一次覺得爸爸溫柔時,是自己長了水痘爸爸送他就醫,還每天按時給他涂藥。

由于教師宿舍不夠,康云龍一直住在值班室。為了工作和照顧方便,康云龍索性帶著兒子住進了辦公室。

國家推行德智體美勞全面發展,康云龍不斷思考家校合作教育,提出“六一個活動”:即每日一練、每日一讀、每日一記、每日一煉、日行一善、日行一踐,并印發評價表展開自評、家長和教師評定。

班級微信平臺里,老師和家長們都能看到孩子們積極實踐:洗碗、拖地、包餃子、做操……“今天,我把地上的塑料袋撿起來丟進垃圾桶里了!”三二班的王佩妮眨巴著眼睛,有些驕傲地說。別看她才10歲,就已經會做蛋炒飯、蒸蛋羹和西紅柿炒蛋了。

為了培養學生養成良好習慣,康云龍連續5年組織半公益性質的夏令營,孩子們在“寓教于樂”的教學方式下收獲頗豐。近3年,深圳愛心助學會為夏令營提供了支持,促進兩地學生共同學習并承擔教師的生活補貼。吉安置云地產為夏令營和改善學校基礎設施累計捐贈12萬余元,志愿者協會“壹基金”捐贈了10萬元的音樂教室和5萬元的飲水設施。為增強學生體質,學校今年開展“武術進校園”活動,請來武術教練教孩子們練武術操。

從開辦第一年只有374名到現在的1766名學生,康云龍的鬢角上已有白發。他說,學生對他又愛又恨又怕。可小佩妮悄悄地告訴筆者,校長在她心目中的地位很崇高,在大家浪費飯菜時講道理,運動時提醒注意安全。

夕陽下,黑衣素衫,地上的身影顯得異常高大。辦公室里,屬于“農民校長”的那雙雨鞋和那頂草帽,見證著校園耕耘的溫暖故事,也伴隨著這片沃土的每一個春夏秋冬。

吉安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①凡本網注明來源“井岡山報”、“吉安晚報”、“吉安新聞網”的所有文字、圖片內容,版權均屬井岡山 報社所有,其他媒體未經井岡山報社許可不得轉載。已經許可轉載的,必須注明稿件來源“吉安新聞網”,違者井岡山報社將依法追究責任。
    ② 凡本網注明來源“新華社”的所有內容,版權均屬新華社所有,本網已獲授權使用,任何其他媒體不得從 本網轉載、轉貼或以其他形式復制發表,違者井岡山報社將依法追究責任。
    ③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吉安新聞網)”的內容,均轉載自其他媒體,轉載的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也不對其真實性負責。
    ④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或其他事項需同本網聯系,請在30日內進行。電話:0796-2199795或0796-8259287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