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焰藍一周年】云南森林消防:戎裝雖變 初心不改
來源: 新華網 2019-11-07 20:15 我要評論 井岡山報社融媒體
在四川木里火災后,麗江市森林消防支隊古城中隊中隊長楊名手機里的新消防員招錄群,人數由原來的22人減至18人。如今,森林消防隊伍每個隊員的被子依然是四四方方......

新華網昆明11月6日電(記者 于子茹)2018年11月9日,國家綜合性消防救援隊伍授旗儀式在人民大會堂莊嚴舉行。“對黨忠誠、紀律嚴明、赴湯蹈火、竭誠為民”——就在宣誓聲響起的那一刻,黨和國家對于國家綜合性消防救援隊伍的期望和囑托,就開始融入消防救援隊伍的血液。

作為一支全新的隊伍,森林消防的工作中心由單一森林防火滅火救援,轉向全災種應急救援。轉制一年來,這只應急救援“新力量”,通過一項項更加專業的技能學習、訓練,快速成長為國家綜合性消防救援隊伍中的一員。

一次搶險救援帶來的啟示

脫下“橄欖綠”,換上“火焰藍”。

麗江市森林消防支隊古城中隊中隊長楊名坦言,在轉制之后,作為一個常年執行以森林防火滅火為主要任務的他來說,如何快速轉型為綜合性應急救援人員,是個待解的問題。尤其是,轉制初期,如何帶這個“新”的消防救援隊伍,也讓楊名陷入了深深的思考。

啟示,來自一次抗洪搶險救援。

2018年11月初,西藏昌都市江達縣波羅鄉金沙江再次發生山體滑坡,形成堰塞湖,洪水一觸即發。11月14日凌晨,堰塞湖潰流迅猛流入云南境內,麗江市部分地區遭遇洪災。

災情就是命令,險情就是戰場。在接到搶險救援任務后,麗江市森林消防支隊全體消防員立即投入到了救援戰斗中。

“我們接到的任務是搜尋動物死尸和清理淤泥浮木。”楊名回憶,而這些任務,超出了“老”森林消防隊的任務范圍。由于剛轉制,隊伍還沒有用于抗洪搶險的專用設備和工具,于是,他們拿著現有能用到的所有工具,沖到了救援一線。

在森林大火撲救面前,從未面露難色的楊名,卻在這次救援中遇到了棘手情況。

當時,最讓這位烈火英雄頭疼的難題,竟是如何將一頭600斤重的豬尸體抬出豬圈。因為以前沒有系統培訓過繩索技能,特別是打繩套,讓這個看似簡單的任務,難住了一群消防員。“打不緊,豬的四肢總是從繩套里滑出來。”楊名和隊員們把生活中能用到的、能想到的打結方法,統統試了一遍,可結果總是捆不住豬的四只腳。

一次一次的嘗試,一遍一遍的打結,消防員們終于找到方法。“現在只需要20分鐘就能完成的任務,那時卻用了半天時間。”談起那次搶險救援的經歷,楊名意識到自己和隊員們救援技能的欠缺,也清晰了轉制后他們轉型的方向——致力于做“全災種”“大應急”的專業救援力量。

“成為國家綜合性消防救援隊伍,并不意味著具備相應的救援能力。”除繼續提高滅火技能外,楊名和隊員們正開始積極主動把訓練重點放在地震、山岳、水域等之前極少數接觸的救援專業技能上。

用“汗水”守護層山峻嶺

在云南,森林消防員們有一種共同的感受:“轉制后,訓練強度更加大”。

騰沖森林消防中隊中隊長竇國輝,對此感觸頗深。

訓練科目更難、體能要求更高、應急處理判斷要更迅速……已在騰沖森林消防中隊工作六年的竇國輝,說到平時的訓練強度,他掰著手指頭數不過來。尤其是今年“火焰藍”比武,讓“比武選手”竇國輝體驗到了前所未有的“殘酷”。

“火焰藍”比武,是森林消防隊伍舉辦的首次專業技能尖子比武,旨在提升“大應急”“全災種”綜合應急救援能力。當時,10個省份的森林消防隊參與了比武,云南省森林消防總隊便是其中之一。

“在220米綜合體能競技比武科目中,我們要先后背著40公斤的水帶、抱著挪動100公斤的圓木、來回翻滾70公斤的輪胎、背著60公斤重的假人, 分別跑50米。”竇國輝說,那兩百米于他而言簡直是“奪命的二百米”。為了完成比武,“只能集訓時不斷加大訓練量”。

與以往的比武不同,這次的“火焰藍”比武,更加考驗消防指揮員和消防員的專業技術和隨機應變處置能力。“所有科目都在比武前一天晚上下發比賽內容和評分細則,且不組織提前適應場地。”竇國輝告訴記者,“這對我們來說是一個很大的挑戰”。

苦歸苦,可消防員們明白:不同于大多數平原省份,云南可謂是重巒疊嶂。如果沒有過人的體能,很難實現復雜地形下的全災種救援。對于地險山多的地貌特征,應急管理部森林消防局直升機支隊副支隊長張英海有著更為直觀的感受。

在直升機支隊,張英海是一名特級飛行員,來云南之前,一直在駐扎于大慶市的森林消防局直升機支隊執行滅火救援任務。

東北地勢平緩,多以平原、丘陵為主,發生森林火災時,除了利用吊桶、水箱滅火外,他還會將搭載著消防員直接機降到火場附近,“加速”救援;而在云南,這里屬于高原,山勢陡峭,如果發生災害,直升機機降困難,無法將消防員和設備直接送到救援目的地。

以前的救援模式,在云南已“行不通”。于是,索滑降,即消防員利用繩索從直升機下滑至地面開辟直升機臨時著陸場,成為高原上日常訓練的重點科目。

“在飛機上,不少隊員會有惡心、頭暈等不適感。”索滑降教員韓魏德介紹,因此增加了消防員的地面抗眩暈訓練,并定時開展上機訓練。

自去年10月開訓以來,張英海就帶領著飛行員,載著消防員,駕駛直升飛機一遍一遍熟悉云南地形,并不時開展綜合性應急救援訓練。談及未來,張英海說,“目前,我們負責的是云南、貴州、四川、西藏、新疆五省份的滅火救援任務,將來隨著設備的完善、人員的補充和直升機機型的進一步完善,救援范圍會覆蓋到我國西南部地區”。

歲月靜好的背后,有他們在負重前行

在騰沖森林消防中隊,19歲的武澤涵,因為年齡最小,也被大家起了個外號,叫“小孩”。去年轉制填寫“去留志愿”時,他毫不猶豫地選擇了留下,原因很簡單,“我喜歡這支隊伍”、“我要救人”。與武澤涵不同,麗江市森林消防支隊古城中隊一班班長楊兵,又多了一個讓他留下理由——“獲得了更多社會認同感”。

這種社會認同感,不僅表現為火車站、機場標示的“消防救援人員優先”,更多的是來自群眾發自內心對消防員的了解和認同。

麗江市森林消防支隊,從1993年12月至今,一直駐扎在麗江。自進駐之日起,當地的百姓就只知道它是一個部隊,“不知道具體是干什么的”。就連隊里戰士的家人,都是只知道“是去當兵了”,“任務是森林滅火”,至于工作是否有危險,完全不知情。

改變,是在四川木里火災之后。

今年3月30日,四川涼山州木里縣發生森林火災,27名消防員犧牲在火場。這場火災后,越來越多的人了解到消防員工作的危險。為了表示對他們的慰問,全國各地人們自發前往當地的消防隊送上食品,并附上小紙條留言致謝。

毫無例外,麗江市森林消防支隊古城中隊也收到一個小學生送來的小零食。“這個小學生在消防隊門口鞠了一躬后,放下零食就轉身離開了。”楊兵還告訴記者,“現在只要執行救援任務,街道上的小朋友總會朝我們敬禮。”

在職業身份受到社會認可的背后,是轉制后消防員們更多地付出。

熊熊烈火前,別人在逃生,他們卻在向火而行。每次參加滅火作戰,楊兵總是奮不顧身沖進火場,救護戰友和人民群眾。至今,他的臉上還能清楚地看到2道被火焰灼燒的疤痕。

消防員是一個與危險同行的職業,面對無情的大火、突然的犧牲,一些人選擇“放棄”,一些人選擇“前行”。

在四川木里火災后,麗江市森林消防支隊古城中隊中隊長楊名手機里的新消防員招錄群,人數由原來的22人減至18人。“考慮到工作危險性,放棄是很正常的事。”但是,楊名還是忍不住在群里發了一條信息。他問:“這場森林火災之后,你們是否還愿意加入到消防隊伍?”問題發出后,楊名忐忑地等待著大家的回復。何江偉沒有多說,立即回復了五個字:“時刻準備著”。

現在,何江偉已進入麗江市森林消防支隊古城中隊,二次入伍的他將繼續赴湯蹈火、竭誠為民。

脫掉“橄欖綠”,換上“火焰藍”,肩上承載的使命不變。

如今,森林消防隊伍每個隊員的被子依然是四四方方的“豆腐塊”,早晚操點名依然在每天不間斷進行;我國西南邊陲的這片林海,依舊是他們生活和戰斗的地方。

吉安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①凡本網注明來源“井岡山報”、“吉安晚報”、“吉安新聞網”的所有文字、圖片內容,版權均屬井岡山 報社所有,其他媒體未經井岡山報社許可不得轉載。已經許可轉載的,必須注明稿件來源“吉安新聞網”,違者井岡山報社將依法追究責任。
    ② 凡本網注明來源“新華社”的所有內容,版權均屬新華社所有,本網已獲授權使用,任何其他媒體不得從 本網轉載、轉貼或以其他形式復制發表,違者井岡山報社將依法追究責任。
    ③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吉安新聞網)”的內容,均轉載自其他媒體,轉載的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也不對其真實性負責。
    ④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或其他事項需同本網聯系,請在30日內進行。電話:0796-2199795或0796-8259287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走势